故事:恐怖的闺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马尾新闻

    翻脸
    这鬼天气就像宋佳慧的脸一样,说变就变,刚才还艳阳高照,此刻却下起了倾盆大雨。乔听雪撑起手中的雨伞,哀叹一声,朝大雨中跑去。心急的她没有留意到,一条黑色的影子也随着她钻入了伞下,并且迅速粘到了伞上,和黑色的雨伞融为了一体。
    “佳慧,等等我。”大雨将宋佳慧淋个通透,但她却不顾乔听雪的喊叫,依然自顾自地往前走。
    乔听雪只好加快脚步,追了上去,将伞撑在她的头顶上,说:“你刚才怎么回事啊,那个男生你又不认识,他给你的饮料你怎么能随便乱喝……”
    宋佳慧狠狠地推了她一把,差点儿把她推倒: “我爱和谁交往就和谁交往,以后我的事不用你管!”说完话,她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雨中。
    也不知是不是雨雾模糊了双眼,乔听雪看宋佳慧的头顶上萦绕着一团黑雾,慢慢凝聚成了一颗人头的形状。它黑洞洞的双眼,足足有碗口那么大的嘴巴,一点儿一点儿地将宋佳慧的头噙住。
    “佳慧!”
    宋佳慧回过头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那团黑雾又消失了。难道是她眼花了?乔听雪还是不放心,便偷偷跟在了宋佳慧的身后。这大半夜的,万一有坏人出现,她这个跆拳道四级的高手也能派上用场。好在这一路相安无事,那团黑影也没有再出现。
    宋佳慧没有回自己的寝室,而是去了田琪琪的寝室。
    乔听雪想,这样也好,省得两个人在一个寝室没有话说反而尴尬。将伞挂到阳台上,她便爬到床上沉沉睡去了。也不知睡到几点,迷糊间,一只冰冷的手抓住她的脚脖子,另一只冰冷的手用指甲抠她的脚心,每抠一下,就传来锥心般的疼。
    “啊!”乔听雪一“骨碌”坐起来,正对上一双爆凸出眼眶的白眼球。一个鬼正抓着她的脚脖子,用指甲抠她脚心处的肉。她本能地将脚缩了回来,只见左脚心已经被那个鬼抠出了一个肉坑,鲜血“汩汩”地冒了出来。
    那个鬼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化作一缕黑烟,钻进了伞中。
    “听雪,你干什么呢?”刚才的叫声惊动了正在睡觉的室友。乔听雪连忙说自己没事,做噩梦了,免得吓到室友们。
    那个鬼附在伞中,一路跟着她来到寝室,最后又对她下手,就说明那个鬼是冲着她来的。可好端端的,她怎么会惹上鬼呢?
    乔听雪想起了那个给宋佳慧饮料的奇怪男生,那杯饮料散发出一股怪味儿。当宋佳慧喝下去时,那个男生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。乔听雪觉得不对劲儿,连忙将饮料瓶打落,饮料都洒在了她手上。
    “一定是那瓶饮料有问题。”乔听雪感叹着,还好,宋佳慧没有喝下饮料。
    她找了一团纱布将受伤的脚包扎了一下,便重新躺在床上,但这一夜,她再也没有睡着。
    一大早,乔听雪顶着熊猫眼来找宋佳慧,谁知当她来到田琪琪的宿舍时,看见田琪琪正在安慰哭泣不止的宋佳慧。
    “怎么了?”乔听雪连忙问。
    宋佳慧仍然在哭,田琪琪只好代她回答:“佳慧被鬼缠上了。”紧接着,田琪琪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。
    根源
    昨天晚上,宋佳慧起床去上厕所,刚走到卫生间门口,一条黑影就突然从卫生间里飘了出来。原来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,那双血红的眼睛凸出了眼眶,仅靠几根肌肉组织连接着,鼻子歪在一边,嘴巴扯到了耳根下面,样子十分吓人。
    宋佳慧惊叫一声,转身往寝室的方向跑去。那女鬼紧跟其后,不断地发出“嘶嘶”的吼叫声。眼看那个女鬼就要追上来了,宋佳慧却不慎摔了一跤,险险躲过了那女鬼的追击。就在这时,田琪琪出来了,看宋佳慧正趴在地上。
    “可能是那个女鬼怕我看到它,我出来的时候,它已经躲起来了。”田琪琪说着,拍了拍宋佳慧的背,“但佳慧被吓得不轻,一晚上部没敢再睡。”
    乔听雪想起萦绕在宋佳慧头顶上的那团黑雾,原来那个时候宋佳慧就已经被鬼盯上了,是自己大意了。原本她还打算把自己昨晚遇到鬼的事情告诉宋佳慧,现在看来,还是算了吧!
    “佳慧,我觉得这一切都跟我们昨晚遇到的那个诡异的男生有关,不如我们再去找他问清楚?”
    一切怪异的事情都是从遇到那个男生开始的,事到如今,宋佳慧不得不相信乔听雪的话:“听雪,都怪我,呜呜。”说着,一头扑进了乔听雪的怀里。
    乔听雪像往常一样,温柔地拍着她的头。在去咖啡店的路上,宋佳慧关心地问:“听雪,你的脚怎么了?”
    乔听雪谎称摔了一跤,没什么大事。到了咖啡店,那个男生果然又坐在角落的位置上,桌子上放着昨晚给宋佳慧喝的那种饮料,看见她们还对她们招了招手。
    宋佳慧的脸红了。她们在那个男生的对面坐下,乔听雪直截了当地问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害我们?”
    那男生耸耸肩,一副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”的表情,然后给宋佳慧和乔听雪各倒了一杯那种饮料,说:“这个真的很好喝,市面上没有卖的,是我们家独门密制的。”
    乔听雪“啪”地一下将昨晚那把喝咖啡免费赠送的雨伞放在了桌子上,雨伞戳中饮料瓶,饮料洒在了那个男生的腿上。
    男生随意地擦了擦,脸上仍旧保持着怪异的笑容。
    乔听雪心里暗暗得意,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。她说:“这伞里有一个鬼魂,你敢不敢把手伸进去,”说话的时候,她一直在观察男生的反应,并偷偷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放在了男生的脚下。
    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,是绝对不敢把手伸进去的,除非他想证明自己并非“做贼心虚”,反而中了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的圈套。
    但那男生很狡猾,洋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:“有鬼你还让我把手放进去,你想害死我啊!”
    然而,他的话音刚落,放在他脚边的塑料袋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,发出一阵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。乔听雪低头一看,只见黑色的塑料袋一直在朝一个方向挪动,而那个方向,和那个男生所在的位置是相反的。塑料袋里的鬼魂在逃跑!
    乔听雪知道,那个鬼魂就躲在雨伞布上。在来之前,她将雨伞上的雨布换了,将那个鬼装进了塑料袋里。她在网上查过,白天阳气重,鬼魂是不敢出现的。但那个男生有那种能吸引鬼魂的饮料,刚才她故意用伞将饮料瓶戳倒,让那种饮料洒在那男生的裤子上,就是为了下一步的验证。要是塑料袋里的鬼魂没有反应,就说明乔听雪猜错了,但如果塑料袋有了反应……但令她没想到的是,这个鬼居然在逃跑!这是怎么回事?


    代价
    乔听雪随便编了个理由,就急忙拉着宋佳慧离开了。
    出了咖啡店,宋佳慧很不满地甩开乔听雪的手:“听雪,你刚才也试验过了,那个男生根本就没问题,我看女鬼的事也就是个巧合吧!”宋佳慧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    乔听雪正想向她解释,宋佳慧又抢先说:“每次我喜欢上的男生到最后都会喜欢上你,这次你别再和我抢了好不好?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    乔听雪望着宋佳慧孤独离去的背影,心里空落落的。她们曾是最好的闺蜜,现在却像仇人一样。
   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,她手中的雨伞突然颤抖了一下,是那个鬼魂追上来了。乔听雪四处看了看,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,将伞撑开,对那个鬼说道:“你一定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,求求你告诉我!”
    一阵诡异的笑声从伞中传来,那个鬼魂虽然没有现身,却可以说话:“要我告诉你也可以,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乔听雪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。
    那个鬼“啧啧”两声:“为了宋佳慧你值得吗?不过这跟我没关系。实话告诉你吧!那个男生其实是女鬼假扮的,女鬼戾气特别重,连我见了它都要躲着。刚才要不是我跑得快,只怕就被它吃掉了。它缠上宋佳慧,是想借机扒了她的皮,伪装成她的样子活着。但由于宋佳慧身边有你这个绊脚石,总是破坏它的好事,于是她设计将混有‘引灵水’的饮料洒在你身上,让我缠上了你,这样它就可以对宋佳慧下手了。好了,该说的我都说了,既然你答应了我的条件,就让我在你身上做个记号,免得你以后反悔。”
    那个鬼说完,一道黑雾顺着雨伞的杆蔓延到乔听雪的手上,“咔嚓”一下,一阵骨头被折断的声音后,乔听雪脸色煞白,满脸都是冷汗。
    “听雪,你怎么了?”田琪琪迎面走来,那个鬼瞬间逃回了伞里。
    乔听雪咬着牙说没事,同时又很好奇田琪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田琪琪说,她是接到宋佳慧的电话才赶过来的。
    “琪琪,如果你见到佳慧和一个男生在一起,就一定要劝她远离那个男生,她现在只听你的。”乔听雪忍着剧痛说。
    田琪琪看她有点不对劲儿,一边说“是”,一边拉着她送她去了医院。
    乔听雪的手骨折了,只能架着绷带。她们在学校门口碰见宋佳慧挽着那个男生的胳膊,宋佳慧看了一眼乔听雪架着绷带的手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    宋佳慧和那个男生告别,然后拉着田琪琪的手朝校园里走去,而那个男生则朝着咖啡店的方向走了。
    乔听雪决定跟上那个男生。她跟着男生走进一条偏僻的小巷子,正准备追上去,只见那男生突然停下脚步。然后,竟然扒开了自己的后脑勺,顺着脖子往下,缓缓地撕下一张人皮,露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模样。
    “啊!”乔听雪吓得退了两步,后背靠在冰冷的墙上。
    女鬼阴地一笑,露出满嘴白森森的獠牙:“你知道我是鬼又能怎么样?宋佳慧是不会听你的话的,因为她嫉妒你、羡慕你,而‘我’是她唯一可以赢了你的筹码。”
    “你、你不就是想代替她活着吗?那你来代替我好了。”乔听雪颤颤巍巍地说道。
    那女鬼“咯咯”一笑,手上的指甲突然变得锋利无比:“真的吗,你真的是心甘情愿的?”
    友情
    乔听雪直到回到学校,额头仍在冒着冷汗。
    那女鬼的双手上突然长出锋利的指甲,一步步朝她逼近,每走一步,它身上的腐肉都会掉下来一块,上面还沾满了浓稠的红色液体,还有蛆虫在里面翻滚。那女鬼走到她面前,突然张开血盆大口,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儿散发出来。
    乔听雪吓得用一只手捂住了眼睛,却没有要逃走的意思。
    令她没想到的是,那女鬼没有杀她,只是叹息一声:“你对宋佳慧的感情,果然深厚,怎么也破坏不掉。”
    紧接着,那女鬼将自己的事情讲了出来。原来,女鬼也曾是这所大学的学生,它生前可没少听别人说宋佳慧和乔听雪的事情,最让它印象深刻的是“乔听雪掌掴渣男,勇救宋佳慧”的事情。
    很多女生都受到感染,觉得有一个女汉子做闺蜜是一件很幸福的事,而这个女鬼便是其中之一。后来,这女鬼不幸死于一场意外交通事故,变成鬼的它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像乔听雪这样的闺蜜。于是,它披上男生的皮囊,迷惑宋佳慧,离间宋佳慧和乔听雪之间的感情。
    但直到现在它才明白,有些感情一辈子也破坏不了。
    “实话跟你说,宋佳慧并没有被我迷惑,她故意表现出和我很暧昧的样子,就是想让你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,因为她知道我是不会伤害你的。而她被一个戾气特别重的女鬼缠上了,她不想连累你,所以才那么做的。”
    “你和那个女鬼不是同一个鬼?”乔听雪恍然明白过来,那个男鬼骗了她。她一把将雨伞摔在地上,怒骂道,“骗子,你给我出来!”
    “你在干什么?那伞里什么也没有啊!”女鬼说。
    什么也没有,怎么可能?乔听雪连忙将男鬼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    那女鬼说:“鬼魂之间是有所感应的,我的确感觉不到你这伞中有阴气,除非是附到活人的身上,阳气盖住了阴气。”
    乔听雪想到那男鬼将自己的手弄骨折的情形,顿时脸色大变。她连忙将绷带拆下来,将纱布一层层地剥开。只见手和手臂全都腐烂了,烂肉里不断有黏稠的液体流出,血糊糊的,看着十分恶心。而腐烂还在往上蔓延,眼看她整条胳膊就都快烂掉了。
    “你是心甘情愿让那个男鬼上你的身的?”女鬼一把拉住她的胳膊,焦急地问。乔听雪点点头。
    女鬼焦急地说:“要让男鬼心甘情愿地从你身体里出来是不可能了。现在我们就去找宋佳慧,她身上的阳气弱,鬼魂都比较青睐于她。我们想办法让男鬼把目标转移到她身上,等它出来的时候,我再趁机对付它。”
    乔听雪还想再说什么,却被女鬼拉着朝学校的方向跑去。
    她们在回寝室楼的路上碰见了宋佳慧,只见她脸色苍白如纸,双眼空洞无神,连嘴唇都是白的。
    女鬼此刻已经换上了“男装”,说:“我把一切都告诉她了,她也被鬼缠上了,而且那个鬼正在向她的心脏靠近。只有你能帮她了。”
    宋佳慧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,焦急地问那女鬼:“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
    “你属于易招鬼魂的体质,只要你用血将男鬼引出来,我就能趁机对付它。”女鬼说完,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神色。只要宋佳慧死了,她就能趁虚而入,取代宋佳慧的位置了。
    宋佳慧毫不犹豫地从口袋里掏出指甲刀,却被乔听雪拦住了。这一切,都在女鬼的掌握之中。


    结局
    “听雪,你干什么呢?”女鬼洋装出生气的样子一把扯下绷带,以及包裹在她胳膊上的纱布,只见那条胳膊竟然只剩下了森森白骨,而连接着胳膊的那半边身子也在腐烂,烂肉就像掉皮的墙壁一样,“刷刷”地往下落。
    “等烂到你心口的位置,你就没救了。”
    乔听雪很想说话,可她一点儿力气也没有,喉咙像是被鱼刺卡住了,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    她想告诉宋佳慧,不要那么做,因为她看到宋佳慧的背上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,锋利的獠牙刺进她的脖子里,正在不断吸允着她的血液。她都自身难保了,为什么还要帮她?
    眼泪在眼眶中翻滚着,乔听雪听到“扑哧”一声鲜血喷溅的声音,身体里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慢慢往外挪动。紧接着,一股黑烟从她的身体里飘了出来,扑向宋佳慧。
    那个女鬼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,竟然被男鬼一脚踹飞出去。男鬼飘到宋佳慧的伤口处,贪婪地吸允着她的血液。
    终于,宋佳慧倒下了。附在宋佳慧身上的男鬼和女鬼将贪婪的目光转向了虚弱的乔听雪。
    那个女鬼像发怒的狮子一样,红着双眼,护在乔听雪面前,嘶吼着说:“你们谁也不许伤害她!”
    在她的周围萦绕着一圈黑烟,是戾气,原来她才是那个戾气最重的女鬼。乔听雪什么都明白了,刚才她被男鬼踢飞,根本就是装的。
    那男鬼和女鬼被震慑住了,竟然逃跑了。
    乔听雪问她:“为什么?”
    那女鬼泪流满面地说: “我曾经也有一个像你对宋佳慧一样的闺蜜,可我却不知道珍惜她,还因为一个男生和她断绝了关系。后来,那个男生不学无术,我也跟着他瞎混,最终被一群小混混打死了。死后我才明白,闺蜜只有一个,而男朋友却可以有很多个,能真心对你的闺蜜一辈子有一个足矣。但等我去找她的时候,她已经死于意外了,并且已经投胎转世。而我,因为怨气太重,只能做游魂野鬼。我羡慕你和宋佳慧,得知她是容易招鬼的体质,便千方百计地想害她,代替她……”
    “谁也代替不了她的。”乔听雪艰难地爬起来,踉跄着朝宋佳慧的尸体走去。
    回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:她们曾手牵手走遍大街小巷,逛没有牌子的服装店:她们曾钻在一个被窝里说悄悄话;她们曾偷偷地议论班里哪个男生最帅……偶尔闹闹小别扭,也会一笑而过。
    乔听雪伸出手,拉住那只渐渐失去温度的手。一只轻得像棉花一样的手拉住了她另外一只手,她回过头,看到宋佳慧模糊的影子,漂浮在半空中。